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40)江中桥要逃跑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佚名 时间:2021-07-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在一小时之前,这侦破攀墙盗窃系列案就像大海捞针一样难,可现在不是海里捞针而是池塘里捞鱼,这下好了,把池塘里的水搅浑了,那鱼儿还不就漂到水面上来了?大豪想,他人都喜疯了。《六,一九》也一样,传唤江中桥,提取他的指纹,再审他几天几夜,是红是黑,一查二查也就知他个子丑寅卯了,总不能怀疑还是怀疑吧。纵然破不了[六,一九]也不打紧,当然,这是他做最坏的打算,不至于他就这么倒霉吧。

再说云雾庵正要去商君办公室,这会儿值班室喊他接电话,他三步并两步去接了。“请讲,”他喘粗气。

“我,艾拉弟,”拉弟沉沉地说。

“你在哪儿啊!”云雾庵既是惊喜又是怨艾。

“中心饭店呗,你的地面上,那糯米包油条好吃吧?”拉弟淡淡地说。那声调就像一个自杀的人被人救了后,已把世事看穿了一样。

“我就来!”云雾庵说。

“来什么来?不见!”拉弟说。“告诉你的是,二虎和毕亚南在船务宿舍那一块巴儿找那个女人,找到了又好像不是,她个儿矮了一些,长像又不太一样,姓毕的说,那一晚他跟随那女的,明明看她进了那一家门的,可她现在又有了另一个家。你瞧我说的乱七八糟,我自己也说糊涂了。”拉弟急了,一阵连珠炮。

“你说的,太好了,宝贝!”云雾庵好激动。

拉弟说:“你有一个宝贝还不够,这么肉麻地说我,恨死你了。”

雾庵说:“这长时间你一直躲着我,我快疯了,就来。”

拉弟说:“别,那一家那个男的,正在清理东西放进旅行包里,是不是要逃走啊?怎么说也该是那个女的逃跑才对,你说是吧?”

雾庵说:“是吗,我电话压了,我知道为什么,晚上我来找你好吗?”

“要不要叫和尚他们堵住他,”拉弟说。可雾庵压了电话。不好!拉弟第一个预感那就是云雾庵他们要抓人了,他们此刻是顾不了毕亚南是不是初犯。是第一次攀水管子上墙盗窃,鬼信,连我拉弟起初都不信。拉弟心里想。朱二虎,和尚是不是在帮雾庵,他们也顾及不了那多;朱二虎,公安机关没人不知,他们非把二虎和尚一揽子弄进局子里不可,继而七审八查的,再放人那还不是几天以后的事了。

她可许诺了毕亚南和朱二虎的,帮雾庵就是帮她,是不会弄进局子里的。人不讲诚信,她艾拉弟还怎么在长江线上混?拉弟想,让和尚他们撤回,不管了。

坏蛋,好你个云雾庵,坏蛋。她见中心饭店门前正好有送客的摩托车,她跑了过去,说:“快!船务宿舍那一条巷子口。”

我到底为什么啊,让船都停下来帮他,他人都有姓韦的了,女警神气漂亮,她爸爸又是局长;我是什么人拿什么与人家争?我为什么要帮他,他倒霉又碍我什么事呢。帮他就因为一直想着他,人家不要你了,你还护着他?省省吧,两个多月他都没有去找你啊。那一次剧院我不就是生个气,你哄一哄我不就什么事也没有?那女警说他们什么事儿也有过,鬼知道是不是真的。这类事儿还说呢,多不要脸,她是故意气我走啊,唉……谁知道那女人又怎么缠他,一个院子上班啊。拉弟想着想着竟哭了。

“你哭什么呢,”摩托车小伙子问。“你家谁死了?”上午他载一个女的,哭了,说她爸爸死了。

“我老公,”拉弟嗯嗯地一边泪泣说。“管你什么事,你老婆死了,开好你的车。”

小伙子不吱声了。

为什么呢?拉弟问自己,不死心啊,不甘心,你又怎么争得过人家?人家姓韦的大学生,文化不知高到你那儿去了。你死心吧,她劝自己。只一会儿到了,摩托车停住,不好,巷子口一辆警车,姓韦的女人正巧上车,还有三个警察在车里。马达轰轰的响,就要开了,一切正是她不想发生的事发生了。

标签:在一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