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乡村的风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刚立春,风便悄悄地从洞庭湖里爬上来。那时,我正在油菜花盛开的地里给猪们找粮食。

风缓慢地从宽广的防洪堤上拂过,悠悠地滚下坡,爬过一层一层的绿,掀起一波一浪,最后到达我的油菜地。风先是呼——呼——地把油菜们聚集起来,菜花便跟着风不紧不慢地,跳着,玩着,一会儿左右翻飞,一会儿后浪推前浪,那情景,犹如书法家在挥毫泼墨。

正在忙碌的蜜蜂翅膀颤动得更快了,似乎在花蕊上站立不稳,连唱歌的声音都暂停了,用尽力气不让风带走自己。一见到我,风便轻轻握住我的手,带着油菜花的芳香,带着冷月寒星的凉意和洞庭湖的水气,慢慢地在我脸上划过,冷冷地潮潮地使我觉得心情舒畅。我直起腰,看风与油菜共舞。

终究,风摇下一地花粉,翻过菜花的金黄,舞向我身后的抗旱沟。

抗旱沟上,风在柳树的枝头上不停地刨,柳树不气不恼,披着满头绿,垂着条条细发,任风把它的发梢浸到水面打湿。

柳枝吐着鹅黄,拂过来拂过去,顺着风的脾气宠着风。风时而携着洁白地柳絮去明净的天空中飘荡,好似在作自由自在的旅行;时而在抗旱沟的水面上撒上一层柳絮,然后轻轻地吹着柳絮在水面上游来荡去,柳絮在水波之上忽高忽低、忽远忽近,似乎挺享受这随波逐流的感觉。

有时候,风还陪着我去上学,它跟着我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它是快乐的天使,也是一个顽皮的孩童,有时令我恼,有时让我笑。一阵风来,还夹杂了雨雹,打湿了我的书包;一阵风去,又卷走了我头上的棉帽。

跟着跟着便跟成了响亮的呼哨,狂放地到处奔跑,惊得电线“呼呼”地叫,吓得二大爷家的窗户纸“哗啦、哗啦”地响,吹得大伯家的木门“咯吱、咯吱”地摇。

随后在空荡荡的小道上与枯枝败叶寻欢作乐,从小沟里带起尘土、树叶、羽毛,迅速地转几个舞步式的圆圈,便弃如敝履似地舍之而去,再与坐在草垛边或田埂上的那些蹲伏者亲热一番,即刻钻入附近的篱笆或竹林消失得无影无踪。有时我在教室里正聚精会神地听讲,风猛然用力,让玻璃飞出窗框,在课桌或地上“哗”地破碎。

夏天来了,大地被热浪侵袭,风有时会出来捣乱。把男人服服帖帖的头发弄乱,在女人干净的布鞋或衣服上,随意撒些尘土与细碎的草屑。农家在抗旱沟上摞草垛,它冲过来不是把草垛上的帽子吹翻在地,就是吹得稻草叶子满天飞。

风暴虐的脾气在雷阵雨来临前展露无遗,眼看要下雨了,农家心急火燎地在晒谷场上收稻子,一耙一耙地垒成堆,正准备盖塑料布,风呼地一下跑过来把塑料布吹上天去,农家紧跑几步把它抓回来。风看着得胜的农家,恼羞成怒,吹起地面的尘沙,打在农家古铜色的脸上,农家和风的搏斗此刻最为激烈。

夏夜,风仿佛是个羞愧的少女,迟迟不愿露出真实的面容,急得在防洪堤上纳凉的乡亲一边咒骂,一边盯着树梢盼星星盼月亮地等。在乡亲们的千呼万唤中,风才从丛林的缝隙间露出她羞怯的酒窝。吹过树梢,吹过田野,吹过小溪,倒映在水中的景物便一会儿聚拢,一会儿散开,一会儿扩大,一会儿缩小。

人们幸福的享受着风的给予,只要仔细地感觉,就会发现风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轻轻地翻起夜行人的衣襟,柔柔地轻抚每一个纳凉的乡亲,无声地溶解着闷热,为人们带来清凉和爽快。

秋天,萧瑟的风一路高歌,在庄稼地里钻进钻出,不时摇一下桔子树枝头的黄果,或是翻一波金黄的稻浪,一阵风过,染白了村后的棉田,染黄了丛林里的树叶。庄稼一个个勾头垂腰,挂满了沉甸甸的心思,虽然它们的生命里早已浸透了风的魂,但它们再也无法跟着风去浪漫了,它们将踏上一条只属于自己的路。风感觉到厚实,带着各种庄稼成熟的气味,果实发酵的气味,四处飘荡,这种气味,让农家欢欣、愉悦,血液沸腾。

深秋,枯叶还在树枝上苦苦的挣扎着,它们在等待风来给自己最后一次洗礼。风终于来了,风过处,落叶纷纷,那些在空中翻飞的树叶,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又像是跳跃在枝杈间的音符。有几片竟然飘落到我的手上、肩上,还落在我的头上。

标签:刚立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