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41)你和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雾庵下车了,车子进了局大院,没大豪在场,该拉弟不依不饶了。她前头走,头昂着,目不斜视,任云雾庵怎么说,她就像没听到似的,一直往中心饭店走。

“去哪?”雾庵问。见拉弟不吭声。“别这样,”他说,就要牵她的手。她一甩仍不接他的茬。他只好跟着她走,一直到了中心饭店,拉弟这才说了一句:119号房。到了119号,拉弟开了门,挂了“勿打扰”的牌子这才关上门。

现在她站在他面前,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看得很仔细,最后她把目光盯在他的胸脯上。这是个她枕个头的胸脯,当初觉得是那么地可靠,可现在……他也盯着她,就是这双蓝得深潭似的大幽眼勾住了他的心魂,他真想上前抱住她,可两个多月了,他们之间似乎已经陌生了,瞧她不温不火的样儿,所有的冲动与激情也只能烟消云散。

他在想那一次带她到乡下的县城玩耍的那个晚上,他俩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铺上躺着,他为什么就没把她怎么样了呢。记得当天开房间时他还开玩笑说:“你就不怕我……”她说:“我不怕。”

他至今都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没要了她的身子呢,是人老实?不是;是自己不爱她?不是;是自己装正人君子?似乎也不是。当时拉弟也很激情,说:“我是个处女,你想好,要,你就拿去,等正式结婚也行。他当时什么也没说,当然也就没有越过那底线。事后他想,这些情节要是写进小说里,一定没有人相信,然而,这却是自己所经历的事实。

“咱俩的缘分看来尽了,”拉弟挺灰心地说。“那姓韦的对你还好吧?”

“还好,”他说。妈的,咋这么说,真混,他想。

“县城的那一夜,我就知道你不想对我的一生负责任,可你却把我害苦了,”拉弟说。“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云雾庵茫然地望着拉弟。

拉弟说:“你当然不明白,因为,你是个大坏蛋,一个人的爱心死了,她会幸福吗?一个人找不到幸福的感觉,你说是不是很苦。”

云雾庵说:“你生意做大了,人在江湖,活动面儿也广,优秀的男人多的是,你就挑一个好的,不就得了!哪像我,一个小小的警察也给不了谁的什么幸福。”

“你和那女警幸福,当然,什么俏皮话还说不出来?”

“我和她也没什么,有什么幸福不幸福可言。”

“那次剧院门口,她说你们什么样的事儿都有——都做了,当时你为什么不吱声?”

“我当时蒙了,哪想到她会,会那么说。”

“这个女人狠,你和她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那我和你过,”雾庵一激动一下子要把拉弟揽进怀里。拉弟又不是泥巴捏的,想要就要,不要丢一边理睬都不理睬一下,她生气要挣脱。她愈挣扎,雾庵愈搂紧,叫她一动也不能动,她就不动了。他坐着她站着,一对高耸的XX紧贴住他的脸,他听得见她心房有一对小鹿儿直往外面撞。她抱着他的头,呼吸急而短促像拉风箱。他的手在抚摸着她;她在他怀里一扭一扭的。当他要更进一步,房门被敲,笃笃地响。

“电话,云雾庵的电话!”服务台小姐在门外喊。

云雾庵一下子僵硬了,站着一动不动,室内静悄悄的,窒息了一般。拉弟一下子坐起,脸红红的,穿好裙子,又拢了拢头发,怨艾地看了一眼云雾庵就去开门,云雾庵一下子沮丧到了极点。“明天咱们结婚!”云雾庵出门时扭过头来恶狠狠地说,就去服务台接电话。

这电话也真来的是时候,这会儿这么一个空档,二大队除了大豪不叫打,是没有人打来的,雾庵想,只有韦莲娜才会死盯住自己。他三脚并两步去服务台接了电话,还真是韦莲娜。

“要不是那个小毛贼朱二虎说,那女贼头住119房间,我还真不知道你去了那儿了,”韦莲娜电话里一惊一咋地说。“别玩火,有我还不够?吃在碗里盯在锅里,算啦,快回来吧,去沙洲龟女贼头的制衣仓库,我们去抓回文录。”

标签:雾庵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