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风吹冰上的火(第七十六章):初夜

作者:网络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我和你说过,我在梦里醒不过来,你在梦里成了永远:天下着雨,你在枝叶上吐丝,我爬上大树,锯死掉的树杈。

这些事好像慢慢的,都能想起来,你笑我说。有五十次吧,都是我愿意的。一年过去了,我知道远远不止。你看着自己微弱的体毛渐渐浓密起来了,说:都是你吧。我都想起来了,从来没有那么甜美,我从来没有那么甜美自如过,那时候我要的那么多,那么强。

这其实是个意外的事,我们之间本来有一个梦想,一些模糊的渴望,但是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的身体和欲望是如此的吻合。你的轻巧给了我一种放肆的可能,一种男性的力量的炫耀,这是我在你面前所无法做的,你无言的轻视,使我被羞愧和尊敬所节制。

我们就像生长在一起的树,在风中不停地摇,度过了整个时光。

曾柔有会低低的问:在那边你敢吗?你是指这样。

我说:不敢。

你轻笑而不平地说:你就敢欺负我。

你第一次那么温和地看我,是在山顶小屋,眼里燃着烛火,你找了你的浪漫气氛,微红的空气,点着灯、我们的手握在一起,你眼神明静,轻柔地仰倒,我抚摸你。心里是梦幻般真切的感觉。

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穿海蓝的裙子,像小女孩似的在风中飞跑。也许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跑步的样子,上学的样子,但你蓝色的裙子确实像海水一样,在风中飘动。

我在你身后说话,看你一步步走着,裙衣不知怎么在飘动中变成白色。我们在山间看见那片水了,是好几个人一起去的,石头在溪水中间交错,鱼躲在石头下。你对我说有人把你的鞋藏起来了。

我从来不担心你的思辩,有时你清晰之极,神经锐利。你谁也看不上,我担心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是敏感的,盲目的。在你身体起伏的时候,一切都停止了。我似乎利用过这件事情为此感到恐怖。

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个,我们创造的那种生活、谈笑、相互的戏谑,对我的嘲笑,各种妙语的珠连,是一种永远不可替代的和谐的趣味。是我们喜欢的,不可能有任何人能够代替的。但是你的身体却是盲目而脆弱的,像是一个篮子谁都能把它提走。

你好像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开始,渐渐地变得隐秘而丰润。当我的手沿着你的身体慢慢下滑的时候,心里就升起一种难以言状的爱怜。

那个柔和甜美的身体,好像一直在幽暗中蜷曲着,到处都是飘动的触觉。我应当守护你。

柔柔,你不知道,你永远不知道,女孩和女孩有多么不同。

你不知道我担心的究竟是什么。我告诉你,你就笑。可是你以为这是自然的事情。你有些当真地说:需要一个星期至少一次。

你不知道那种敏感,在你那么恼恨伤心的时候、你的身体都会背叛她,自行其事。只要手游移下去、只要你不马上把我推开,那波动就会开始,哪怕是在睡眠中,那波动都会开始,扩展到全身。有时候我并无激情,只是试探性的想缓和某种情绪。或者只是想克服沉睡中的那种陌生的知觉,试探一下。

柔柔更喜欢的一种情调,在有音乐的时候慢慢走来。

你一直在幻想着那种情调,时而沉浸在幻想中,时而又跌落下来,抱怨道:就知道脱姑娘家衣服,什么也不会。你会忽然把我推开、使我心里生出对自己的嫌弃,我狂暴起来你倒屈从了,而且热烈地回应着。你的身体不能安宁下来。不是山里青幽幽的草木。

柔柔手上有一个苹果。

我的所有记忆都围绕着你,你就是因为这个,才游离开来。在所有我看得见的夜里,你都不得安宁,你离开了我。但我知道这是我的,日日夜夜我忍受着可怕的感觉,那直接的感触和影象不断出现,可怕极了,当你抛弃了我的时候,我可以死,但是你的身体活着,我死不安宁。

柔柔甜极了,最能引起我早年清晰的愿望。你留给我的,就像从我这里拿走的一样多。

我不对你说,我隐约觉得你的身体有一个历史。有一些事情,但我不去问它,我知道你很照顾自己的心,我的自尊心更强,也更脆弱。我回避这件事,只会隐隐约约地想,就是有也请你不要告诉我,因为那清晰的刺会刺伤我,以至终生。可是疑惑总是淡淡的,在第一个夜晚你给我,像并不陌生。你一下就开放了,这不是我准备好的事情。

标签:我和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