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风吹冰上的火(第七十五章):章子的“手”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十年生死两茫茫“出自北宋苏轼的《江城子》,全篇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南宋陆游的一曲《钗头凤》唱断了多少世人的情怀!

曾柔常常的想起章子的手,一个男人家的手竟是那样的有情趣的柔软。

说到情趣,曾柔就会有些脸红红。

第一次与章子见面,是他来取快件。因为业务交往的多了公司把他设为了vip客户,有什么需要交接的业务需要她这个业务经理来接待。见面了,免不得要客气的握手。

章子的握手方式很奇怪,不像一般人的浅尝即止蜻蜓点水,也不像某些人的借机揩油死拉硬拽;章子随和而淡然的望着自己,眼神中满是温暖,和自己相握的手停留了不过十来秒,不陌生也不亲切,不暧昧也不冷淡,简短的摩擦却让她觉得柔软而惬意。

相熟了,曾柔曾经问过章子:你是不是经常的和女人那样握手啊?

章子笑着说:那是要看和谁了啊!第一次见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的感觉,自然握手的时间比较长点吧。

“什么长点,纯粹是好色;人家握手都是老老实实的,你倒好还要整出点摩擦来!”曾柔不客气的回敬他。

章子知道她的颈椎不好,在一起总是要给她拿捏一番;说到男人一般是彪武强悍有力的,章子不然按摩起来技巧娴熟,力道恰到好处。

曾柔有时候就问:曾经学过吗?

章子一脸的不正经:为某些人学过的!

有时候,曾柔生气了,故意的不理章子,自己趴在床上装睡了;人家章子还是自顾自的,觉察到她不需要按捺颈椎了,就转向背、腰、腿、脚。

这时候的人都是警惕性比较低的时候吧,曾柔真的能够晕晕沉沉的。

标签:红酥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