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风吹冰上的火(第七十一章):疯狂的蝴蝶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匿名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章子很想安安静静的自己呆一段时间,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但是,一切都会终止在一对疯狂的蝴蝶。

那是章子小时候的事情:他在野外看见一对蝴蝶疯狂地交配、产卵,然后死去,她们的翅膀艳美无匹,那斑斓像火一样地灼伤了他的眼睛——那一刻他哭了,他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成为蝴蝶;也不明白她们为什么选择用死的代价,来换取这短暂而又狂乱的一瞬间——章子在想:蝴蝶终其一生所准备的美丽难道就是为了在此刻成就她们的露水姻缘吗?就是为了狂乱而又不知所谓的需求吗?

就这样,蝴蝶的忧伤就这么一点点的渗进了章子的记忆里,渗进了他的骨髓里。

章子还是会成长的,成长在世俗的生活,世俗的感情,所有的成长都是在学会生存,也学会恋爱,每个人都会学会的。章子像蝴蝶一样过着短暂的生活——痴情缠绵的初恋,热情似火的生活,无可奈何的分手。似乎,一切稍纵即逝的机遇就这样的擦肩而过,章子贪恋的还是一刹那里包容了所有的辉煌与灿烂,只图这一时的精彩,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有时候章子会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生活,他发现这一切总是要从男人女人说起。

女人,就像一间间上帝砌出的美丽房子,房子的致命吸引力则取决于女人自己的性格。古典、现代、明快、颓废、阳春白雪,琳琅满目,总有一些男人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住进来,男人和女人都感到新鲜而又充满诱惑,然后,他们开始朝夕相处,开始不顾一切地恋爱,开始努力寻找心灵的契合点。

就像小说里描写的一样浪漫,岁月慢慢地流逝,上天安排的那一端尘缘已经到了尽头,初相逢时那份羞涩与惊喜,已随月盈月亏渐渐枯黄萎缩,什么都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男人礼貌地提出分手,女人微笑着同意,于是,女人收拾着支离破碎的心情,打扮着已被爱恨情愁折磨得略显风霜的面容,再静静等待下一个男人的来临。

好些漂亮的句子来形容婚姻“海枯石烂,此心不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纵使这些句子再怎么使人想入非非,也是放在门口供人观摩的标本,它们没有血脉、也没有鲜活,它们只是一堆堆曝露在灰尘与潮湿空气中的壳子,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枯槁的鲜艳,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了,虚伪。

每当章子看到一对对新婚的人牵着手走向教堂他就开始恐惧,他咬着指甲扯着头发,越来越恐惧,越来越手足无措;可是他们,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他们脸上挂着满足而又幸福的笑,可是那种笑看起来却使章子毛骨悚然,难道他们不明白以后将过着怎样的生活吗?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套话说了几千年了,还是这么风骚地在这鼓惑众人,牵手,偕老他们现在的牵手,正如拳击队员比赛前例行公事的握手一样,《婚礼进行曲》一响,双方就要开始互相地攻击,互相地撕咬,互相地憎恨。在婚后几十年的相互折磨中,只有死亡或者逃离才可以结束这个契约。

这种生活是多么地令人不寒而栗呀!

于是章子开始追逐彩蝶纷飞时那一瞬间的迷惘与冲动,妖媚与邪艳。于是,章子总在拒绝,总在说着“不”,总在摇着头。他一边坚持啜饮爱情鲜嫩的液汁,一边又总在抗拒独居时代的结束;他一边打扫着房间热切地盼望着下一位房客的入住,一边又以仇恨的眼神盯着现在的入住者,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的话,相信已经被他千刀万剐了。

蝴蝶最终的命运,是精疲力尽地停留在某个夏日的午后等待死亡,她的生命停止了,她色彩斑斓的翅膀不再飞翔了,但是,却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使她的美丽永远定格,她绚丽的翅膀枯干焦黄像败絮一样,就这么飞散了。

章子知道,当自己的青春一过,当他再也没有资格成为美丽煽情故事的主角的时候,他只能过一种安定沉缓如水般平淡的生活了。

章子这样和曾柔说了,那疯狂的蝴蝶就是我和你吧!现在的热情似火已经很不容易了,那一瞬间竟然有了六年的存在。在这六年里,我们没有攻击、撕咬、憎恨,有的是幸福、快乐、欣慰,彩蝶纷飞的妖艳;我很知足,也很慰藉,更想继续这样灿烂下去。一切也许还会继续;一切也许立即结束。现在的我就在弥足珍惜着每一寸光阴,让存在更加的长久,让结束更加的渺茫。

标签:章子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