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风吹冰上的火(第七十章):复活的青春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我的,我们的青春就这样复活了,曾柔常常的这样想。

谁都不愿看到这样的场面,因为激情会在偷偷摸摸中进行着。曾柔一直是觉得很奇妙,自己心底的那份渴望没有在叶凡身上得到体现,恰恰是一个并不起眼的章子就这样闯了进来。

开始,曾柔总是以为长自己十余岁的章子只能是朋友,交往中曾柔习惯性的把章子当做自己的老大哥,说话可以肆无忌惮,可以蛮不讲理,也可以撒娇邀宠。她很享受这种感觉:章子有着无微不至的关怀,无微不至的的呵护,自己算是一个很爽性的人吧,有一点动静章子都会知道,知道的多了,曾柔想隐瞒,却从没逃脱过章子的眼眸;在章子的文笔中,自己每丝美好的方面都展示的活灵活现,有时候读了章子的文章,曾柔就会骄傲。

生活中的曾柔象一匹难以驾御的野马,桀骜不驯,给人们一种高不可攀的姿态,让女人嫉妒和憎恨。曾柔喜欢各种舞蹈,华尔兹,探戈和肚皮舞,以及古典的民族舞,她舞动起来会让你联想起一切浓烈和快节奏的感受,她一向简洁、痛快的作风容不得半点纠缠。她的心太大也太高,唯有章子洞悉了曾柔骨子里挥抹不去的性感和精神上的细腻。

她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贵族。她从不因为物质的满足而放弃精神的追求,相反是物质基础使她更有实力建构自己的精神世界。但是章子知道她的欠成熟,难以在亦庄亦谐中游刃自如。很多时候,曾柔会在情感中难以自控,会意气用事,会冲动,会苦恼。她不能独立,却懂得适度施展女性魅力。

曾柔对生活的要求并不太高,喜欢轻松、愉快、富足地活著,不愿意压力和波澜。安于现状和乐观的天性使她能够将青春延续。她单纯而敏感,在男人中有较好的人缘,在女人中却是嫉恨的源头。

曾柔就是女人中的女人。她即古典又浪漫,充满诱惑又不邪恶,美是她的理想。她的奢华与她的高贵一样引人注目,最华丽的场合总是有她出尽风头。她喜欢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她征服世界的方式是去征服男人。

曾柔被章子一点点的挖掘了出来,有时候章子的话语会让她有触目惊心的痛楚:我是这样的吗?我竟然是这样的啊!她在惊讶章子细腻的观察和对自己的洞若观火,开始还是矜持的,慢慢的熟捻,也不算是慢慢的滋长了一些其他的情绪吧,她能在章子面前毫无保留的展现自己,不是男女的激情,而是欲罢不能一种的形式。

也许,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新鲜的出现,只是没人在意的时候自己总觉得很孤单;章子的闯入并不是自己喜欢的,没人喜欢总有一种落寞的感觉,这种落寞的感觉却让一个陌生的人熟知了,一本一眼的说了出来,一种可怕,一种欣慰就这样纠结在彼此的熟识中,让曾柔厌烦,甚至来说要断绝所有可能接触的机会。

渐渐的,曾柔习惯了;章子总是会挑起自己激情的念头。

彼此从没有要求什么,偶尔的一次,自己在外地学习的时候,发现了章子竟然也在;再后来,才知道章子会在知道她出外的时候也会跟着到达。有一次,章子问她:你相信我去看你了吗?她还很不在意地说,知道了,你是偶然的吧!

时间长了,知道的多了,曾经希望的没有得到的竟然在一点点的来到,曾柔害怕了;曾柔发信息给章子:对不起,我不得不把你忘记,不要再联系我了!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吧,章子的一个信息又让曾柔不能自拔:你能这样狠心的割舍一个知心的人吗?

其实,很长时间里曾柔没有在乎章子,不过是自己的又一个追求者吧!不能让他失去希望,也不会有什么亲密的接触,渐渐的没有什么实质性接触,他就会忘记的,离开了。可后来,她发觉了,章子竟是那样细致的了解关心自己,而自己也在满足于这种了解关心,“鸡肋啊,丢不得,舍不得!”曾柔一直烦恼着。

“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章子的一句引语让曾柔有些感触,这是自己年轻时候最基本的念想,看到叶凡的样子,几乎是没有继续的可能了,却在章子的身上得到了体现。

标签:我的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