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那些年少时的红颜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匿名 时间:2021-07-2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群,与我同村,比我小一两岁吧。

这是一个没有办法不喜欢的女孩,一头乌黑的秀发,浅浅的酒窝,看上去既健康又充满活力。看她一眼,就像碰到了一株令人怜惜的罂粟,想揽过来好好地爱着,却又不敢。

尽管她的父亲在公社供销社工作,让她比我们人高一等,但她待人如春天般亲和,如夏天般阳光,一句话一挥手无不透出一种城镇少女的内在美。尽管我与她没有说过几句话,尽管我与她一对视就脸红,甚至连她的模样都没看清过,不过,我必须老老实实地承认:我喜欢群!

那天的我,见证了群少年生命中一场难以描摹和重述的奇遇,甚至连她自己也不曾察觉。那天,她穿着白色上衣,一件花色的大围裙,步入村尾的荷塘,入水之后,围裙初始还没太沾水,整个就浮在水面上,好像一片睡莲的大叶片。在村尾的那个荷塘里,十一岁的她,娇美的脸庞宛如一朵含苞欲放的睡莲。

纯真、漂亮、迷人……

那年“双抢”,我刻意与她走在一起。我弯着腰,奋力往前割,原以为可以将她远远地甩在身后,以显我的能干,但一回头,却发现她就在我身后,保持着一米的距离。我更加奋勇地往前割,心想这会儿总能甩开她了吧。但一回头,她依然在我身后,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她在我身后,不时地直起腰来,不停地看风景,看日出,仿佛她不是在割稻而是在休闲娱乐。当我回头看她时,总是显出无限幸福的样子,微笑着,她的那两只黑色的眼珠子里同时也会射出美丽的光芒。

当我们终于割到地头时,太阳已经爬出了地平线,田野里一片血红。村上的会计挨个儿检查割稻的质量。他训斥我留下的稻茬太高,割下的禾把子太乱,落下的稻穗太多。群割下的稻捆,稻穗整齐,稻茬儿紧贴地面,地下几乎没有落下的稻穗。我看到她的眼珠子里露出一闪而过的傲骄。

后来,我去县城上高中,去省城上大学……而群,嫁给了一个在镇上做包子的城镇男人。于是,我与群在尘世之间各自流离,多年不相见。

又是一年春节探亲,那时我已大学毕业,去了不少人羡慕的广州工作。竟然在家门口见到了她,她来到我家,抱着她已经三四个月大的孩子。她很客气地询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热情地劝我多住几天再走,我也同样客气而又热情地回答和问候着她。那时已经是傍晚,我帮母亲一边清洗蔬菜,一边和群闲谈着。

后来,我听母亲说,群真是命苦,老公下岗后,在家闲荡。前几年,群因生活所迫,去广东打工,做了一个老板的二奶,还帮他生了一个孩子。

隐隐,有一些失落,又有一些慰藉……

静,从小在城镇长大,小学二年级时因父母工作调动,她从三仙湖转到我们班来。

在我们那个乡村小学里,她,一个来自城镇的漂亮、迷人的女生,自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那个时候七八岁的农村小女孩,通常都是头发黄黄的,脸色也黄黄的,好像眼神也是黄黄的,不太引人注意。

但城镇的生活也许确实滋润人,静比我们班上其他女同学高了近半个头,头发是黑的,脸庞是白里透红的,眼睛是亮的。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喜欢她了,一边拿袖子擦鼻涕一边美滋滋地想:“长大以后能娶她做老婆就好了!”虽然有时会和其他男同学一起私下里贬她“街痞子”,但看到她被气哭竟然也会心疼。

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她一举步,一伸腰,一掠鬓,一转眼,一低头,乃至衣袂的微扬,裙幅的轻舞,都如蜜的流,风的微漾。我怎能不欢喜赞叹呢!她的作文,总有我们乡下孩子所没有的视角,而且流露出她的大方、热情、时尚。那种韵味与美,就像田野里绽放的油菜花,永远开在我的心里。由于她的与众不同,所以,在我们班上,她华美高贵宛如公主。让她的各种新闻源源不断地推送到我的耳朵里。

“据说,静是地区医院院长的千金。”

“你们知道吗?静打羽毛球可漂亮啦!”……

标签:群,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