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走进大盈江

作者:佚名 来源:网友推荐 时间:2020-06-1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大盈江是盈江三万各族人民的母亲河,她把富饶奉献给了边陲盈大地,用她的俏丽装点着沿江两岸的秀丽 题记

当大盈江的身姿刚从蔼蔼的晨曦中显露出来的时候,曾在次此插过队的妻子就处在一种难于抑或的亢奋之中。我们一下子从寒气袭人、海拔3000多米的高黎贡山直下海拔不足千米,温暖湿润的盈江坝,强烈的落差和气温的大起大落使妻子晕车反映强烈。

清晨的雾淡淡地来,象一块柔漫的轻纱抚慰着江边那一排排深绿挺秀的凤尾竹依依不舍的离去,宽阔的江面一行白鹭掠过水面,扑闪着雪白的翅膀,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飞向远方。远处青黛色的群山象庄严的卫士,沉静而威严,用他那巍峨的身躯护卫着这低处的一片美丽与宁静;散落在沿江两岸的傣族村寨竹楼冉冉升起袅袅炊烟,逐渐散尽的晨雾中,傣族妇女挑水的倩影隐约可见,早春的傣族村寨将是大盈江留在我记忆中最美的画卷。

碧水蓝天抹去霭霭的晨雾,轻盈秀丽的大盈江映入眼帘。百川千流之流从高黎贡山而下,汇集于此,向异邦缅甸而去。碧波荡漾的江水在两岸茂密的雨林和倩影婆裟的竹林环绕中淌佯,依傍着竹林掩映的傣家竹楼和肥沃的田畴,一马平川,遥遥数十公里,晴天澄练,碧水翠丽,风光入画。沿江两岸,远山隐约,林荫染黛,簇簇大青树如伞如盖,郁郁葱葱;堤畔翠竹娓娓,路旁不时可见忙碌了一年的水牛悠然自得地漫步在收割后的乡间田野,歇息在牛背上的白鹭和着吃草的水牛悠缓的节奏和谐地享受着春光明媚的惬意。

漫漫大盈江,江水与竹林分割掩映,形成江漫竹林,林夹江水的独特秀丽风景。沿路的风景、一路的奇妙,着实让第一次来到德宏的小唐激动不已。每走三、五公里就嚷嚷着要下车,时而依隈在大青树下、时而相伴在香蕉树旁、一会又站到了开满白花和芦苇难于分辩的甘蔗地里、在风姿绰约的竹林深处,田间小溪间频频的招手拍照。在小唐看来,把倩影留在大盈江的土地上,其实是一件十分珍贵的记忆。

大盈江是盈江三万各族人民的母亲河,她把富饶奉献给了边陲盈江大地,用她的俏丽装点着沿江两岸的秀丽。大盈江因为有了温文尔雅的民族而永远的自然、纯朴;傣、景颇、栗粟、阿昌、独龙等少数民族因为大盈江的滋润能歌善舞、丰衣足食。

云水悠悠的大盈江穿过盈江坝子,缓缓的向中缅分界处的虎跳石而去,不期忽遇两山持跌入深涧。百米开外的江面被迫穿行于相距不足二十米宽的峡谷之中,平日温文尔雅的江水忽遇虎踞于江心的两座石壁紧锁阻截,一块光滑的巨石横卧江心,一时汹涌澎湃,怒不可遏。激流轰隆而至,谷内巨石崛起,落差愈加增大,江水叠宕冲突,一时激浪排空,卷起千堆雪,不可一世。数里深谷隆隆轰鸣,如雷贯耳,跌落而下。由于激流强烈下切,河道深邃,巨石横垣江心,崖泉飞瀑比比皆是。

两岸山势奇险,古今往来,引得无数骚人墨客赋诗赞叹。其中当数晚清文人尹乃汤所赋《大盈江》与我们此时心境最为贴近,特以记之: 盈江滚滚向西流,萦合清川赴海陬。灏气直通中外域,洪涛洗尽古今愁。漫谈节帅三征绩,翻羡鱼翁一钓舟。龙路金沙真带砺,同跨天堑壮腾州。

大盈江像一幅山青水秀的风景留给了我们太多、太美的诗情画意。我想,沉积在我妻子的内心底处的,不仅是大盈江的旖旎风光,更是那难于割舍的故土深情。妻子告诉我;在招工浪潮刚过的那些日子,往日喧闹的寨子透着无奈与寂寞。作为留守者的妻子经常一个人挑着竹箩孤零零地走在那东一堆牛粪、西一摊泥泞的田间小路上徘徊,留给妻子的是失望、孤独和心灵的难耐,大盈江的美丽在妻子的眼里却是一片前程荒芜。妻子经常的一个人到江堤上静静地坐着,谛听着微微地水波急促地拍打着河岸的声音。人去楼空的 知青屋 ,从来没有过这般凄冷。妻子远望着家的方向,企盼看到大盈江的尽头,寻问自己生活的出路?

时间在缓和中流淌,生命在淡忘中回归。大盈江,在妻子的心底,永远有一片蓝色的记忆,它历久而弥深,象蓝色的海水,离岸愈远,就愈显得愈加深邃。

标签:[db:TAG标签]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公众号